下載APP
掃碼下載品觀APP,
與化妝品產業一同進化!
搜索

特寫丨掌握女人化妝臺的男人們

趨勢 樓婍沁 界面新聞 ·  2019-05-28
銷售化妝品,柜哥正成為新勢力。

我叫mt4暗影技能升级 www.sluhe.icu 1-.jpg

袁晨峰為顧客試妝

工作日的下午一點多,百貨公司送走了在附近上班前來覓食和午休閑逛的白領,迎來一天里最“冷清”的時候。作為門臉,一樓化妝品柜臺們的柜哥柜姐們終于能松懈一陣。

這是“柜哥”Kelvin的例行補妝時間。被柜臺的射燈照了一上午,他的額頭因為微微出油和出汗,有點過亮,眉尾也有些脫妝。他找了個對著品牌LOGO鏡面背板的位置站定,從一個黑色小包里拿出吸油紙、散粉和眉筆,又快速把包放到柜下。他補妝的動作很小卻很快。三兩下已經完事。

男性化妝是這兩年才興起的新潮流。但柜哥化妝早是天經地義。Kelvin今年31歲,做了13年化妝品柜哥,就化了13年的妝。最早是因為供職的品牌有要求:不論男女,“上柜”就至少要打底。現在,他是為了業績,畢竟賣的是護膚和彩妝品,“自己看起來夠精致,才更有說服力”。

和同柜的女同事,或是競品品牌專柜的年輕男孩比,Kelvin的妝真的淡。他一般只打底、遮瑕、畫眉。最近,因為供職品牌上新了一款高光盤,他才開始給鼻梁和眉骨打點高光。

他有試過給自己化所謂的“人魚姬”妝,就是選秀綜藝里,“小鮮肉”們會化的粉色系、亮晶晶的眼妝。這在年輕柜哥中很流行。不過,他最后聽了老婆的意見,“一把年紀,化眼影,還是粉色的,看著太不穩重了”。

Kelvin有些焦慮。他擔心自己被比下來?!拔胰胄械氖焙?,整個商場也沒幾個男BA(英文Beauty Adviser的縮寫,中文譯為美容顧問),但現在,有些柜臺恨不得一整個柜都只招男的?!?/p>

男性性別優勢

文棟,36歲,大學學習旅游相關專業,做過導游和精品服飾品牌的導購,8年前,成了一名化妝品柜哥。

工作機會是從另一個化妝品柜哥朋友那兒聽說的。當時,品牌點名只要柜哥。

和現在不同,文棟開始做百貨銷售時,賣衣服、珠寶的柜哥剛剛多起來,化妝品柜哥則幾乎還看不到。事實上,一直到2008年,各地的都市報都還可以看到對男性成為當地百貨柜臺銷售新勢力的報道。

“男色消費”這樣的提法在當時一些激進的文章中很常見。那些年,“好男兒”、“快男”之類的選秀,讓美色這個本屬于女性的詞,在中國大眾心里與男性群體掛上了鉤。當男偶像吸引女粉絲的邏輯深入人心,商業世界里,男導購,尤其是好看的男導購能吸引女顧客自然無可厚非。

這與女性群體收入、消費能力,以及社會地位的不斷提升有關。過去總是被女性百般“討好”的男性,如今也越來越深入地參與到了取悅女性的行業里:從理發師、化妝師,再到服裝、珠寶、化妝品甚至是內衣導購——這些行業都是曾經男性礙于傳統觀念與社會束縛,“敬而遠之”的。

當然,這也和“男權審美”直到今天仍然在社會里占主導地位有分不開的關系。在所有與美有關的行業里,雖然女性是主力消費者,但她們提出的與美有關的需求有很大一部分還是為了迎合男性審美。這讓身為男性的從業者更容易得到女顧客的信賴。

文棟多少同意“異性相吸”的理論。女同事容易因為疑似“臭臉”吃到女顧客的投訴,而他不會。他也更容易說服女客人,因為他會站在男性的立場上,給出他關于美的建議。

不過,工作得越久,文棟越覺得化妝品牌招柜哥,和其它行業招人時的“潛規則”沒兩樣,也是看重了男性的“性別優勢”——男性更強壯;沒有懷孕生子的職業斷檔期;在約定俗成的性別社會分工下,也更少有三不五時為家庭請假的狀況。

做柜臺銷售其實是個體力活。

一般來說,柜臺工作遵循“兩班倒”和“單休日”的規則。早晚班一般都是7小時。上班主要是“站柜”,對腳力是一大考驗。而三不五時的商場“大促”,會讓體力消耗加成。除此之外,只要是旺季,自發加班盤貨是不能少的。而如果身在一個業績好的柜臺,又備受器重,那么被外派出差去新開店的城市“帶店”是另一項需要習慣的工作。

非要說點男性在這個行業中的特殊優勢,文棟覺得可能是男性相對老得慢、老得不明顯。

化妝品柜臺的柜姐很少有做得長久的,多數是主動離開,也有會被領導勸退。這背后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柜姐年紀大了,形象就容易不好。

文棟所在的柜臺,現在只剩一位和他同齡的女同事。就在不久前,這位同事因為臉上長斑,不僅生意沒做成,還惹了一肚子傷心。她被顧客直接懟,“用了這么貴的產品,還會長斑長紋啊”。

2-.jpg

文棟

一碗青春飯

大學畢業剛一年的Dylan對這些還沒什么體會。但他有因為是男性反而碰壁的經歷。

一次是他被年長的女顧客當面拒絕,對方要求換個柜姐來服務。年輕女顧客倒是大多不介意被他服務,可她們的男友卻不一定。他已經習慣被男友們盯梢盯到全身發毛。

如何在短時間內讓客人接受、信任,甚至喜歡自己,是柜哥柜姐的必修課。品牌會有定期的培訓,教授一些話術和套路。但真正實踐起來,高下全看個人發揮。

拋開常規方法不說,柜哥們多從熱情的男閨蜜或是專業的異性化妝師的角度突破。

對于社會資歷更豐富的姐姐阿姨型顧客,越專業越有說服力。而對于年輕女顧客,柜哥們需要能聊八卦和新鮮事。畢竟美妝博主的活躍讓普通消費者對于美容護膚和產品信息都已十分了解,大家都是目標明確,有備而來,溝通成本已大大價格低。所以,厲害的柜哥只需要讓客人對自己產生好感,不跑單就行。

Kelvin、文棟已是“熟練工”。他們都熬過了被“逼業績”的階段。干的時間久了,忠實客戶多了,業績就沒那么難做。但很多人忍不到這時候。和文棟一起入行的一個兄弟,在工作第五年選擇了離開。文棟說,或許是因為他做了爸爸,急著要養家。

競爭日漸激烈,大環境變得嚴峻是從業者的共識。同柜的同事為了搶客而吵架的事幾乎天天都在發生。而柜臺的熟客被代購、電商拐跑成了常態。

1990年代,化妝品柜姐月收入過萬,能開桑塔納上下班的故事曾吸引很多人入行。但這幾年,在一二線城市主力商場的化妝品柜臺做銷售,賺到的也就是大幾千或是一萬出頭的月工資。只有一些強勢品牌在旺季時的銷售成績,能讓柜哥柜姐拿到一萬五六千元的月工資。

所以,如果能有“升職”的機會——一部分資深柜哥會進入品牌總部擔任培訓講師,多數人都會選擇接受。哪怕這個新職位的收入并沒有比在一線做銷售更多,“但至少沒那么辛苦,而且朝九晚五,還有雙休日和假期?!?/p>

“很多人都覺得做柜哥是一份沒有未來的工作?!筆杖氳奶旎ò?,加之職業特點與社會對男性的期待之間的差別,都讓Dylan身邊的不少人對他的職業選擇抱有偏見。好在他有正當理由傍身:他大學學的就是化妝品經營與管理專業,所以出社會第一份工作做化妝品銷售,再對口不過。

3-.jpg

Dylan

何以堅持?

目前的一切都在Dylan的計劃中。說自己“從小就愛漂亮”的他,一直想做一份和化妝品有關的工作。

柜哥是他為自己選擇的職業起點。確定目標后,他?;崠怕杪樅ス瀋壇?,并在期間“洗腦家人”。他常告訴媽媽,自己覺得柜哥很帥氣,希望也能和他們一樣。終于,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而且至少還有家里人支持他。

比起來,美術專業畢業的袁晨峰會成為柜哥完全是機緣巧合。

2011年,袁晨峰偶然參加并通過了資生堂集團旗下的Za品牌“男性彩妝師夢之隊”的選拔。盡管之前毫無化妝經驗,但畫水粉的功底以及對色彩的敏感度成了他的加分項。之后,在經過資生堂提供的一系列包含赴日研修項目等培訓后,袁晨峰成了能獨當一面的彩妝師,也輾轉服務過其他一些品牌。目前,他重新回到資生堂品牌,成為該品牌全新彩妝系列彩妝師團隊中的一員,日常的工作是在柜臺通過幫客人試妝推介產品。此外,他也會在公司的安排下,去往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商場,進行彩妝教學表演。

從“門外漢”到專業人士,袁成峰一干8年。他現在記得的都是些高興的事。比如一位顧客曾經告訴他,上次由他畫的妝回去竟然得到了幾乎不夸人的丈夫的好評。他也有遇過因為信任他而即使出國逛街看到了心怡的產品,也要回國找他來買貨的客人。最讓他開心的是,自己姐姐結婚時的新娘妝能由自己包辦。

類似的感覺文棟和Dylan也有。

文棟現在成了整個柜臺的“底妝大師”。他強調,這不是自封的,是在品牌內部經過考核和評比的。而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在最初學習的那幾個月,每天都提前至少一小時上班,拿自己練完手,再為同事挨個上妝。最初的時候掌握不好力度和刷子上臉的角度,總能把同事戳疼,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同事都告訴他,“你終于畫得又舒服又服帖了”。

Dylan則交到了不少新朋友,主要是和他年齡相仿的顧客。從工作角度來說,這部分客人往往購買力沒那么強,把心思花在她們身上性價比不高。但他愿意花時間和這些顧客聊天,甚至有時候,他會坦誠地向這些顧客傾訴自己的壓力,因為他能從這些客人身上得到“滿滿的正能量”。

“她們真的很貼心,會和我說,加油,還會回來找我的!”

王麗李怡薇歐榮喜陳玉純陳曉鵬孫勁松賴四海韓俊儀黃加靈曹慧...   等560人看過此文章

參與評論(0)

登錄后參加評論
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發表評論
點擊加載更多

相關閱讀

Copyright ? 2019 品觀科技版權所有 / 鄂ICP備17026809號 鄂公網安備42010602003314號